八一中文网 > 网游小说 > 正派都不喜欢我 > 第五百六十四章 黄雀在后
    狗道人和兔大师两个并不难对付,风亦飞对干掉他们很有把握,已和他们见过两次了,一记柔剑就能斩得他们哇哇叫。

    但动手之前,还有件事情。

    他们毕竟是有名有姓的BOSS,虽然不怎么强,但也肯定会出区域公告,广而示之。

    凌落石阵营那边可是有玩家在的,NPC不会听到,他们肯定会知道。

    不过,这也算不上什么大问题。

    之前就有试过,在易容的状态下,除非是有显露真实姓名的玩家在队伍里,才会被连带着一起上公告,可也只是以匿名代称。

    现在没有人同行,只要易了容,就不会有系统公告这回事。

    击杀朱侠武之时,便是如此,消息会传扬出去,还是因为十二连环坞逃散的人员太多,又显露了先天无相指剑,被人认出了身份的缘故。

    现在夜黑风高,附近又罕无人迹,正是杀人的好时机,神不知鬼不觉。

    风亦飞立即从包裹里摸出易容面具,以气劲护住,不让沾染上雨水,轻轻贴到了脸上。

    易容面具做了一堆,都是现成的,不用另外制作。

    如今使用的就是之前跑去褐石谷做的那张,名字是路过的老百姓的面具。

    在风亦飞易容之时,兔大师与狗道人已疾行了过去,全然没发现有人在附近暗藏着。

    一准备妥当,风亦飞立即闪身而出,心念一动,死灵之气灌注全身,瞬即就变作了银发赤瞳的模样,外缚印结起,身影遽地消失在原地。

    还没接近两人,狗道人和兔大师就已惊急的回头。

    “谁?”

    有外缚印跟趾剑的加持,梦月追星的速度是快得惊人,风亦飞又有收敛气息的手段,按理说是不会轻易被他们察觉。

    可这样绵密细雨的环境下,高速移动的一个人,雨滴溅射在的声响难免会有所差异,终究还是让兔大师与狗道人发现了不对劲。

    只是,这也在风亦飞的意料之中。

    好歹在游戏里也是杀手出身,经受过专业训练的,又怎么会不预判周遭环境可能造成的影响呢。

    就在兔大师跟狗道人回头喝问间,一个巨硕无匹的火红“列”字纹章在他们脚下浮现而出,地面上潮湿的泥土都尽数被气劲抽得纷扬而起,如山岳般的压力却是当空压下。

    气劲虽是无形,但在飘飞的绵绵雨丝之下,却是显露出了端倪。

    这一式‘列.智拳印’是形成了一个半球形的气罩,势如万钧般压将了下来。

    也就是有雨,才能看出轮廓。

    一个劲气幻出的大罩子这么压下去,周遭的泥土自是被激得反向上扬。

    兔大师与狗道人的身形齐齐往下一沉,两人都是不堪重负,双脚都陷入了土下,让泥土盖过了脚踝。

    骤然遭遇这招,他们应付起来可没有屠晚轻松。

    还不及稳住身形,十几二十道灵动飘忽的莹白剑气就已飞卷绞杀而至,将他们裹了进去。

    凄厉的惨叫声接连不断响起,鲜血飞溅,两人只能勉力挥掌抵挡,却根本招架不住飞绕切割的柔剑剑气。

    这边挡了,另一边就已中招。

    虽是护住了要害,没有受到致命伤,却也是周身伤痕累累。

    柔剑的剑气都还没消散,风亦飞就已揉身贴近,双手中指同时飙射出一道近两尺的剑光,璀璨的剑芒瞬即绽开,快捷无伦的斩出。

    正剑.飞蝗剑雨!

    伴着两声响彻夜空的惨呼,残肢碎块与两个头颅高高飞起,鲜血如泉般四面洒落。

    杀他们两个,风亦飞都无需使用霸剑等大招,轻松得手。

    但无论是用柔剑,或是正剑,风亦飞都避开了他们的脑袋。

    毕竟等会还是要用他们的容貌来做参照物,制作易容面具的。

    之前谁会去记这两个小角色的面貌细节啊,他们又长那么丑。

    手指轻勾了下,两道细细的黑色气流自兔大师与狗道人的残缺尸块上飞起,没入了体内。

    10点死灵之气,聊胜于无。

    正想解除变身状态,却在这时,风亦飞心中警兆顿生。

    像有什么东西在空气中滑过,非常的快!

    袭来的方向是在自己的背后!

    风亦飞急往一旁闪出。

    可是,那飞袭而来的物事像早预料到了风亦飞闪避的方位,灵蛇一般追袭,绞了过去。

    那是一条黝黑的锁链,细如手指,末端还带着一个奇形怪状的“钩子”。

    使用这锁链的只有一人,‘四大凶徒’之一,‘大出血’屠晚。

    风亦飞完全没想到,螳螂捕蝉黄雀在后,屠晚竟会悄悄的跟着兔大师和狗道人,来做这黄雀。

    都没觉察到一点异状。

    已是来不及再避开,连启发机簧,让藏在机关装置中飞镖弹射到手中的余裕都没有,风亦飞也只得回手一剑疾斩了过去。

    中指延伸出的正剑剑气霎时间感到了剧烈的震荡,无形的阴柔气劲在一重重的炸开。

    像光剑一般,如有实质的剑气竟是维持不住形态,一下被炸得溃散。

    真气还在连绵不绝的灌输而出,可剑刃还未凝形,锁链已经像是条毒蛇一般,缠绕上了风亦飞的手臂。

    风亦飞惊骇欲绝,在屠晚的锁链那奇异劲力下,这条手臂怕是废了。

    手臂剧震,护体气劲吿破,夜行衣的衣袖连着底下黑鳞轻装的碎片都在暴烈的气劲下碎了。

    以黑鳞轻装远超同级装备的防御,都挡不下这爆炸的劲道,绑在手腕上的机关装置‘叶里藏花’又哪能幸免,与里边的小飞镖一并碎裂,成了无用的铁片洒落。

    还不止于此,在同时间,一道阴寒至极的真气侵入了手臂之中。

    却还没等炸开,风亦飞经脉中的内息就已经冲击反扑,裹挟了过去,直如川流暴泻。

    风亦飞顿时感到手臂经脉中的真气充盈,涨得不行,但也只是难受了一息的时间,侵入手臂的外来真气就被层层消磨,湮灭无踪。

    反掌一握,风亦飞就死死的抓住了锁链。

    手臂像被千百根针攒刺过一样,有些麻痹,这还是在痛觉调到最低的情况下,要不是游戏里有这设置,怕都要疼死。

    状况也是惨不忍睹,大半条手臂鲜血淋漓,肌肤处处裂开。

    可风亦飞知道,自己伤得并不算严重,只是看着惨烈,皮外伤罢了。

    玩家断手断脚都等闲视之,死亡都没放在眼里,这点小伤算得了什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