赵昊竟然将狼和虎及其家人一股脑全干掉了,这一狠辣之举着实将所有族人吓得不轻,剩余的几个青壮被他这一吓,直接就熄了跟他争夺阿云的心思,看向他的眼光也从鄙视变成了畏惧。

    这次立威之举,使他瞬间成为部落中无人敢招惹的存在,他的话,恐怕也没有什么族人敢不听了。

    原本,这是一件好事,至少,威信树立起来了,统领部落就变得更为轻松了。

    但是,阿母却对此颇有微词,认为他不该对自己的族人如此绝情。

    毕竟,有盐部的族人本就不多,他这一下就干掉五个,而且还有两个是青壮,这对整个部落来说都是一个莫大的损失。

    最后,还是他好说歹说,并谎称无意中听到狼和虎密谋毁掉异果,然后跑去薛蛮部邀功报信,阿母才勉强被他给说服,不再追究此事。

    一阵喧嚣过后,已至深夜,等他再处理完狼和虎及其家人的尸首,天际已然露出一丝曙光。

    天就要亮了,而这一天,按阿母的推测,正是异果成熟之日。

    赵昊激动的根本就无法入眠,他干脆直接靠坐在阿母茅屋外的围栏旁,就那么面对着曙光,等待着黎明的到来。

    天刚蒙蒙亮,他便叫醒了阿月和阿云,让她们继续带着族中几个青壮去狩猎,随后,他便扶着阿母,来到异树旁,激动的等着异果的成熟。

    不知等了多久,也不知往异果上洒了多少次清泉,终于,一圈七彩的光晕出现了,异果熟了!

    赵昊在阿母的指引下,颤手将异果从树上摘了下来,面对好不容易到手的异果,他都不知道如何是好了。

    倒不是他激动的傻掉了,主要问题,他不知道这东西怎么吃啊!

    他拿着异果看了半天,终于忍不住尴尬道:“阿母,这个,怎么吃?”

    阿母毫不犹豫的回答道:“一口,吞下去。”

    晕,这么个吃法,他还真是头次听说。

    这异果虽然还没拳头大,但个也不小,他整个塞进嘴里是没什么问题,问题是,他喉咙没这么大啊!

    他感觉,这东西要一口吞下去怕是很难。

    不过,阿母都这么说了,再难,那也得吞啊,毕竟,人家是过来人,比他有经验。

    他只是犹豫了一下,便鼓起勇气,把异果往嘴里一塞,然后,便张大喉咙,准备迎接那艰难的一刻到来。

    没想到,这异果才刚进入他嘴里,便化为一股热流,咕噜一下,便钻到他肚子里面去了。

    几乎是一瞬间,他便感觉浑身血液都沸腾了,全身的肌肉也兴奋的颤抖起来。

    这家伙,药力真猛啊!

    他正站那里发呆了,阿母突然提示道:“你最好活动一下,让异果尽快在你体内完全化开。”

    活动?

    好啊!

    他看了看四周足有两米多高的围栏,直接一个飞奔,冲过去,随即一跃而起,抓住围栏的顶端,嗖的一下就翻了出去。

    紧接着,他便开始绕着部落的聚集点狂奔起来。

    力量暴增的感觉,真是让人迷醉啊,他只感觉体内的力量越来越大,越来越大,脚步越来越轻松,越来越轻松,每一步踏出去的幅度也越来越大,甚至,他都产生了一种要飞起来的幻觉。

    他忍不住用力往地上一蹬,嗖的一下,整个身体便窜入半空中。

    这一下,他足足跃起三米多高。

    好强的力量!

    这会儿,别说是一头牛了,他一拳下去,恐怕是一只老虎都能活活击毙!

    如果说三百多斤的力气还有人能达到,六百多斤的力气绝对超过了正常人的范畴,这种感觉,好爽啊!

    在外面疯跑了一阵,直到体内的灼热感慢慢消失,他才想起来,阿母还被他丢在异树旁呢。

    他连忙跑回阿母屋后的围栏里,小心的将阿母扶回屋中,随后,他便直奔溪水而去。

    治疗刀伤的草药其实他早就找到了,异果已经服下,是时候报答阿母了。

    要说这味草药,也没什么奇特的,甚至,在后世,这东西几乎无人不知,因为这味草药就是蒲公英!

    蒲公英可以说是一种随处可见的野草了,它真的能治刀伤和炎症吗?

    这个,不用怀疑,因为《本草纲目》、《唐本草》、《本草图经》等医书中都有记载,蒲公英能,敷诸疮、化热毒、消除各种炎症、疗一切毒虫蛇伤,另外还能利尿、清肺、利嗽化痰、养阴凉血等等。

    这蒲公英可以说是一味用途相当广泛的草药,不管是内服还是外敷皆可,而阿母的伤,最主要的就是因为感染而来的炎症,有点类似于恶疮,蒲公英正是最为对症的草药。

    赵昊直接扯了一大把蒲公英,然后又一溜烟跑了回去。

    回到阿母屋里之后,他便忙活开了,又是嚼碎外敷,又是烧火煎熬,忙的不亦乐乎。

    阿母以为,天这孩子是在白忙活呢,却不曾想,药汤喝下去还不到半天,她便感觉,头也不昏了,脑也不胀了,伤口处竟然还传来一丝清凉!

    而这时候,阿月和阿云也带着狩猎的队伍回来了。

    由于有盐部的青壮本就不多,狼和虎一去,再加上天有事未曾参与,更是只剩下两三人而已,所以,这天的收获相当的惨淡,仅猎得野雉三只、野兔两只。

    这点收获,有盐部七八十号人根本就不够分啊!

    当天黄昏,阿母的茅屋前就如同薛蛮部入侵时一般,没有一点欢声笑语,尽管赵昊已经让人把所有的野雉和野兔熬成肉汤,分发下去,但是,部落里每个族人最多也就能分到半碗肉汤而已,这点东西,哪够充饥?

    大家虽然不敢责备天这个狠辣异常的首领,但是,他们眼中的失望却是掩饰不住的。

    他们好像想错了,这家伙,杀人是厉害,狩猎却貌似一窍不通,甚至去都不敢去,大家伙以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啊!

    赵昊看在眼里,心中着实有点羞愧。

    他不会狩猎吗?

    开玩笑,他狩猎的本事根本就不是远古人类可以比拟的!

    问题,他却只顾忙着自己的事情,而忽视了族人的最基本需求,他这个部落首领,做的的确不合格啊!

    怎么办呢?

    当晚,他又来到了阿母的茅屋里,认真检查了一番阿母的伤势之后,他便郑重的问道:“阿母,你知道哪里有异兽吗?平时,你带着我们狩猎的时候总是可以避开某些地方,你是不是知道那些地方有异兽?”

    阿母当然知道哪些地方有异兽,那可是用无数族人用性命换来的教训!

    赵昊说的没错,每次她带着大家狩猎的时候刻意避开的地方都有异兽的存在!

    这本也没什么好隐瞒的,特别是天已然服食了异果,今后肯定是要带着族中青壮去狩猎的,那些地方,也需得避开,要不然,所有族中青壮连带天在内极有可能会被异兽一锅给端了!

    想到这里,她毫不犹豫的点头道:“是的,那些地方都有异兽,绝对不能靠近,每处地方,我都仔细叮嘱过阿云了,以后,你带着青壮去狩猎的时候让阿云一一指给你看吧。”

    绝对不能靠近?

    那还怎么猎杀异兽!

    赵昊继续问道:“阿母,那几处地方到底是何种异兽,你知道吗?”

    阿母回想了一下,随即便捡起一根手指粗的细枝,在地上画了个圈,紧接着便郑重的道:“这是我们所处的地方,在我们西南方向有一大河,河畔有一竹林,内有异兽食铁兽;在我们正东方向,有一深谷,谷中有一片密林,内有异兽野猪王。这两处地方,离我们都不到半日距离,最为凶险,你若是带人出去狩猎,一定要小心避开。另外,在我们东南方向有一湖泊,湖泊四周皆是水泽,内有异兽四不相;在我们西北方向是一望无际的平地,平地上皆是杂草,内有异兽剑齿虎。这两处地方离我们的距离都在半日以上,你若想远赴外围狩猎,这两个地方千万别去。“

    卧槽,这么多异兽,这蛮荒之中真是危机四伏啊!

    食铁兽,可不就是熊猫吗,这憨物就算了,长的太萌,下不去手。

    四不相,据说是麒麟的一种,乃是祥兽,也不适合作为首选。

    剑齿虎,应该就是比较巨大的老虎,太难对付了,也不适合作为首选。

    这选来选去,貌似就只有野猪王了。

    赵昊仔细考虑了一阵,这才缓缓点头道:“嗯,明天我就去那正东方向看看,看能不能把异兽野猪王给猎回来。”

    啊!

    阿母和一旁的阿云闻言,皆吓得大惊失色。

    猎杀异兽野猪王?

    开什么玩笑!

    阿母愣了一下,随即便竭力劝阻道:“天,你现在这点力气,根本就不是异兽的对手,万万不能去冒险啊!”

    赵昊却是淡定的道:“阿母,你放心,如何狩猎异兽,神灵已然教过我了,不需太大力气的,我感觉,服食异果之后,力气足矣。明天我就是去试试,实在不行,我是不会冒险的。”

    这!

    好吧,神灵都教导过了,那还有什么好说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