狼和虎这两个家伙,听名字就不是什么好人,或许,他们的长辈在给他们起名字的时候就带着一丝霸道和贪婪,要不然也不会以这两种凶兽名做为自己后代的名字了。

    这两个人是堂兄弟,赵昊相当清楚,而且,他们两家人是出了名的自私自利,这点,就连阿母都知道。

    以前,有阿母压着,他们两家人还不敢做的太过分,自从阿母受伤之后,他们两家人的嘴脸就越来越难看了。

    特别是狼和虎这两兄弟,他们摆明了就在巴结薛蛮部的公子胜,想要获取人家的信任,从而在有盐部作威作福。

    这会儿公子胜都被他给宰了,这两个家伙竟然还打阿云和阿月的主意,他们肯定有不可告人的企图!

    怎么办呢?

    直接杀了吗!

    赵昊思索了很久,还是没有这么做。

    因为,他才刚当上部落首领,甚至还什么事都没做。

    如果这个时候,他突然间把狼和虎这族中仅有的几个青壮之一给杀了,族人会怎么看?

    不说族人会怎么看,狼和虎的家人肯定会跟他没完,甚至带头造反!

    这种事可不能鲁莽,需要抓着他们图谋不轨的证据才行。

    当晚,赵昊并没有睡觉,夜色降临之后,他便悄摸摸的摸到了狼这个家伙的茅屋外面,蹲在阴影里守着。

    他相信,这两个家伙如果想搞什么鬼,一定会是在这几天晚上,因为异果就要成熟了并不是什么秘密,阿母想要让他服食异果也不是什么秘密。

    如果让他服食了异果,这两个家伙基本上就没机会了,他们会忍着不行动吗?

    很显然,这是不大可能的。

    狼这家伙比虎要大一岁,而且,平时的时候虎明显就是听狼的,所以,赵昊选择了在狼的茅屋外面蹲墙角。

    这大晚上的,远古人类一般会干什么呢?

    有女人的自然是窝茅屋里使劲造娃,没女人的貌似就只有睡觉了。

    狼或许是为了打阿云的主意,所以一直没找女人,而且,他母亲因为生他的时候难产,早就去世了,家里就他和他父亲两个人。

    两个男人在屋里,按道理来说应该就只剩下睡觉了。

    但是,赵昊把耳朵小心的贴近茅草屋的时候,里面却传出细细的对话声。

    只听狼有些气愤的道:“爹,阿母真要把异果给天那小子吃吗?“

    狼他爹颇为不平道:”都跟你说了,今天你们去狩猎的时候,我都看见阿母领着天去看异果了,要不给那小子吃,阿母领着他去干嘛?“

    狼更为气愤道:”我才是族中最强的男人,天那小子就是个傻子,这些谁不知道,难道,我们就眼睁睁的看着那傻子跟阿云在一起逍遥快活?阿云应该是我的!“

    狼他爹貌似思索了一下,这才阴阴的道:“你想要跟阿云过也不是不可能的,不过,就看你有没有这个胆子。”

    狼闻言,颇有些激动道:“爹,你说,有什么办法,我的胆子你还不知道吗,只要能得到阿云,我什么都敢干!”

    狼他爹貌似颇为高兴道:“好,现在,唯一的办法就是偷异果,你今晚就过去,把异果偷偷吃了!吃了,你就会变强,而天那小子还是个普普通通的青壮,等阿母一死,你找个机会把他给干掉,阿云不就是你的了?”

    狼好像有些犹豫道:“爹,那树上可是接了几十颗果子,我们又不知道那颗是异果,难道一晚上把那些果子全吃了吗?”

    狼他爹有些恨铁不成钢道:“怕什么,不就吃撑点吗,还能把你撑死啊!”

    狼貌似又考虑了一下,这才狠狠的道:“好,等下我就叫上虎一起去,让他给我在一旁看着,今晚,我就把那一树果子全吃了,一个都不留给天那个傻子!”

    卧槽,这对狗父子,看来早就图谋不轨了,要不然,他们怎么会偷偷跑去看异果呢!

    如果异果还没成熟就吃掉,效果那可是要大打折扣的!

    他们浪费异果也就罢了,难道,他们不明白,族中如果没有足够强的人坐镇,根本就不能在蛮荒丛林中生存,他们这是为了一己之私不顾整个部落所有人的性命啊!

    还好,今晚他跑过来听墙角了,要不然,异果就要毁在这两父子手中了。

    赵昊无声无息的躲在阴影中,直到狼鬼鬼祟祟的从茅屋里摸出来,他才远远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狼便带着虎一起来到阿母院子后面的围栏旁,他们找了个离阿母茅屋颇远的位置,飞快的拔掉几根木栏杆,一下就窜进围栏中。

    终于逮到机会了!

    赵昊突然从暗处窜出来,大吼道:“什么人,竟然敢来偷异果!”

    这一声大吼在寂静的黑夜里简直就如同炸雷一般,不但狼和虎被吓了一大跳,部落其他族人很多也被吓得从梦中惊醒过来。

    紧接着,赵昊一不做二不休,直接拔出神兵,冲上去对着狼和虎刷刷就是两刀!

    狼和虎捂着脖子,满脸惊恐。

    他们简直不敢相信,天竟然敢杀自己部落的族人!

    不管他们信与不信,他们都活不成了,赵昊可是杀人的行家,一刀抹下去,甚至能让人话都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狼和虎就这样不甘的倒下去了,惊醒的族人也开始举着未燃尽的柴火向这边聚集。

    赵昊见状,再次大喊道:“你们赶紧停手啊,异果未成熟之前吃了没什么用的,你们想断掉族人生存下去的希望吗?再不停手,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!”

    紧接着,他又假假意思惊叫了几声,把狼和虎的尸体踢了个东倒西歪,这才再次大喊道:“这可是你们逼我的!”

    这时候,很多族人已经围上来了,看着地上两具还在冒血的尸体,他们眼中不由露出惊恐之色。

    天竟然把狼和虎给杀了!

    阿母由于受了重伤,来的比较迟,她一看这场面,也忍不住大惊道:“你,你杀了他们!”

    赵昊还没来得及回答呢,狼的父亲突然从人群后面冲出来,悲愤的大吼道:“你竟然无缘无故残杀自己的族人,你,还是不是人?”

    赵昊不屑的道:“什么无缘无故,他们是来偷异果的,我拦都拦不住,不杀了他们怎么办,难道,让他们把异果毁了,让整个部落都陷入危机中吗?”

    四周的族人闻言,纷纷看向狼他爹,那眼神,明显有不满的意思在里面。

    谁都知道你们这一家子自私自利,没想到,你们竟然自私到这种程度!

    狼他爹却是强词夺理道:“谁说他们偷异果了,你说他们偷异果了他们就偷异果了吗?”

    赵昊还是不屑的道:“他们不是来偷异果的跑进来干嘛,难道还是我把他们拖进来的不成?”

    这时候,虎的父母也哀嚎着跑过来了,狼他爹见根本没道理可讲,干脆大吼一声:“我跟你拼了,还我儿命来!”

    紧接着,他便带着虎的父母猛的冲向赵昊。

    他是断定天不敢当着所有族人的面杀了他们,才敢这么往上冲的。

    要知道,他和虎他爹以前也是族中青壮,一旦天犹豫一下,他们便能跟虎他爹一起将天扑倒。

    到时候,他一定要想方设法杀死天,为自己的儿子报仇!

    他想杀人家,人家同样想杀他!

    赵昊见他们扑过来,眼中狠辣之色一闪。

    这一家人就是害群之马,留不得!

    他毫不犹豫的抽出神兵,刷刷刷就是几刀。

    狼他爹和虎的父母同样满脸惊恐的捂着脖子倒了下去,他们至死都想不明白,天为什么这么狠辣!

    一众族人也是吓得惊叫连连,他们也不敢相信,天竟然这么狠辣。

    赵昊见状,冷哼道:“这一家人是什么货色,你们心里都清楚,留着他们终究是个祸害,你们想被他们祸害吗?”

    好吧,大家的确清楚这一家人是什么货色,不过,你就这么把他们全杀了,这也太狠了吧?

    一众族人看向赵昊的目光顿时如同当初的阿云和阿月一般,充满了畏惧。

    这家伙,简直杀人不眨眼啊!

    惹不得,惹不得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