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月和阿云带队去狩猎,这是所有族中青壮都没有想到的,赵昊猜的没错,有的青壮已经准备暗中使绊子,让他难堪了,就是在狩猎的时候!

    但是,谁都没有想到,赵昊这家伙竟然无视首领的责任,让阿月和阿云带队去狩猎,所以,他们的划算都落空了。

    这个无胆鼠类,连带人狩猎这种事情都不敢去,当个屁的部落首领啊!

    几个青壮远远看向他的目光几乎都带着鄙视。

    很可惜,赵昊就当没看见一般,他甚至还带着无耻的笑容,朝阿云和阿月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好吧,阿云和阿月带队也好,至少有美女相伴不是,甚至,他们还有机会在美女面前展现自己的实力,博取美女的欢心。

    几个小伙子一转身,那脸上的鄙视就没了,取而代之的是掩饰不住的兴奋,甚至,有的人哈喇子都快流下来了。

    赵昊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,不屑的笑了笑,随即便转身进了阿母的茅屋。

    阿母这会儿自然已经起来了,她的伤口虽然不是那么痛了,伤势却没有什么好转的迹象,特别是那恐怖的刀伤,还在流脓呢。

    她无奈的靠坐在角落里,看着自己的伤口,那脸上满是绝望之色。

    赵昊见状,心里着实有点不忍。

    如果他全力医治的话,不说能一天就治愈阿母的伤势,至少,控制住炎症,让这可怕的伤口结痂,他还是能做到的。

    奈何,这会儿异果还没到手,他再不忍心也不能冒险让阿母看到治愈的希望。

    要知道,母爱有时候也是自私的,谁知道阿母感觉康复有望之后会不会违背承诺,依旧把异果交给阿云服食。

    唉,为了异果,说不得只能让阿母再绝望几天了。

    他殷切的走过去,假假意思关切道:“阿母,你感觉怎么样了,要不,我先去给你采点草药来,治治伤口再说?”

    阿母摇头叹息道:“算了,我这伤是没指望了,你也先别急着去采草药了,趁我勉强还能起身,我先带你去看看异果吧。”

    赵昊闻言,心里不由一阵激动,总算要见到异果了!

    其实,有盐部的族人都知道,异果就结在阿母茅屋后面的围栏里,那围栏围的也不是很结实,如果谁想要去看看,并不难。

    但是,有盐部的族人却没有这么做,除了阿母和阿云,其他人都很自觉,没有去偷看过异果。

    这是数百年来传承下来的规矩,异果,只有部落首领,也就是阿母一家人才能接触,其他人,哪怕偷偷跑去看都不行。

    因为异果动人心,谁知道有些人看了之后会不会忍不住冒险去偷异果。

    异果如果被别人偷了,那后果,整个部落都不能承担。

    要知道,部落首领一系就靠着这异果来增强体力,从而带着大家去狩猎,抵御猛兽甚至是异兽的袭击,如果部落首领这一系没了异果,体力跟普通青壮差不多,猛兽和异兽来了,谁人能抵挡?

    一个不好,族中青壮全灭,甚至是灭族都不是不可能的!

    这种事情,并不是没有发生过,蛮荒中很多小部落就是因为有人偷异果,使得部落首领一系没有足够的能力带领大家抵御猛兽或异兽的袭击,从而走向灭亡的。

    所以,异果虽然诱人,却没有族人去打主意,甚至,他们都教育自己的后代,不要去打异果的主意,因为他们不想因此而灭族!

    阿母带着赵昊穿过茅屋的后门,很快就来到了围栏里面。

    这一下,赵昊终于见到传说中的异果了。

    那么,异果到底长什么样呢?

    这个,还真有点不好形容,因为这异果长的有点像桃子,又有点像梨子,还有点像苹果,也有点像李子,简单来说就是不像一般的果实,长的很特别。

    古有异兽四不像,没想到,这异果也是四不像!

    还有件事,更是令他意想不到,因为,他眼前这颗一人高的异树上竟然结满了果实!

    这些都是异果吗?

    很显然,这是不可能的,要是异树上一次能结出这么多异果来,每个族人分一个几乎都够了,以阿母的为人,怎么可能这么自私,一人独吞呢?

    阿母见赵昊诧异的样子,也不解释,她直接将手伸进异树旁的陶罐里,掬起一汪清泉往异树上一洒,然后,便指着某颗果实道:“天,你看,那颗就是异果。”

    赵昊闻言,往他手指着的方向一看,顿时愣住了。

    阿母指着的果实跟其他果实好像没有任何区别啊!

    唯一的区别好像就是这颗果实已经完全被清泉给打湿了,上面裹了薄薄的一层水迹。

    这是怎么分辨出来的?

    赵昊着实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阿母见状,不由招了招手,示意他走过去,面对着初升的太阳,随即提示道:“你对着太阳看试试。”

    对着太阳看,那可是相当刺眼的,一般人都不会直接对着太阳看。

    赵昊闻言,不由伸头将眼睛对准太阳方向,然后往那异果上一看。

    神奇的事情出现了,那异果上竟然出现一个明显的光圈,整个异果看上去晶莹剔透,就如同被阳光给射穿了一般,甚至,里面还能看见类似血液的东西在流动!

    他又用同样的角度看了看其他的果实,很正常,并没有什么光圈,更没有什么类似血液的东西在里面流动。

    阿母紧接着又在他耳边解释道:“这异果外面的光圈如果变成七彩,就代表异果完全成熟了,你可要记住了,异果如果没有完全成熟,吃下去效果最少会差一半以上。”

    原来是这样,赵昊连连点头道:“我明白了,我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阿母紧接着又盯着异果喃喃的道:“看这光圈的大小,异果应该明天就成熟了,还好,我还能熬到那个时候。”

    明天就能成熟!

    这岂不是说,明天他就能体力暴增了!

    赵昊闻言,激动的差点没跳起来。

    体力增长的感觉,只有经常健身的人又或者某些项目的运动员知道,凡是体会过那种感觉的人,无不沉迷于力量增长的成就感中,赵昊,尤其如此,要知道,以前,力量对于他来说几乎就代表着生命!

    体力暴增一倍是什么感觉?

    这个,赵昊也没体会过,因为正常人的体力不可能莫名其妙的暴增一倍。

    明天就能体会到了,好期待啊!

    赵昊着实激动的不行了,甚至,他都差点没忍住,去采集消炎止痛的草药帮阿母治疗伤口了。

    还好,阿月回来之后一番话让他清醒了一下。

    因为阿月告诉他,族中青壮当中,名为狼和虎的那两个败类,看向阿云和她的目光明显有问题,她能感觉到,那是一种超乎正常的占有欲!

    这两个败类,就是当初向公子胜媚颜屈膝的两个家伙,他们想干什么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