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灵,阿母也没见过。

    但是,她却深信,这世上有神灵的存在。

    所以,天说梦到神灵,她一点都没有怀疑。

    她甚至已经开始考虑,要不要将有盐部交给天来统领了。

    统领一个部落,看起来是一个美差,但是,阿母却不这么认为。

    因为带领一个部落在蛮荒中生存实在是太难了。

    她,要带着部落里的青壮去狩猎,以保证部落里有维持生计的吃食。

    她,要将食物公平的分配给部落里每一个族人,保证大家都不饿死的同时,还要让辛辛苦苦跟着她打猎的青壮获得足够的回报。

    当猛兽威胁族人安全的时候,她要挺身而去,将猛兽赶走。

    当异兽出现的时候,她还是要冒着生命危险阻挡异兽,拯救族人。

    等等,等等。

    每天,她都要为部落的生存而殚尽竭虑,任何时候,她都不能松懈,因为她一旦松懈,就会有族人因此丧命。

    这样的日子,过得何其艰辛,长年累月下来,她已然心力交疲。

    她这会儿已然重伤垂危,眼看着就要不行了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一个神灵眷顾的人突然出现了,不把部落交给他,交给谁。

    远古就有禅让的习俗,也就是将部落首领之位交给能力更强的人,而这个人,并不一定是上任首领的后代。

    这个禅让的意思可不是把个享乐的好位置交给别人,而是将带领部落族人生存的责任交给别人。

    远古的习俗就是如此,谁能带着族人更好的生存,谁就当部落首领。

    阿母盯着赵昊看了一阵,终于郑重的道:“天,我将所有族人交给你统领,你能带着他们躲过薛蛮部的报复,在这蛮荒之中继续生存下去吗?”

    嘿嘿,终于来了。

    想把重担交给我?

    没问题!

    但是,得给点好处才行。

    赵昊假装思索了一阵,这才为难道:“阿母,以我现在的力量,恐怕连普通的猛兽都对付不了啊!我这点力量,就算有神灵的教导,恐怕也很难带领大家在莽莽蛮荒中生存啊!”

    他是在提醒阿母,给我力量吧!

    哦,不对,应该是把异果给我吃了吧!

    阿母可不是阿云那种天真无邪的小女孩,她一听赵昊这话就明白了,人家是想要异果。

    她悠悠叹息道:“天,你说的对,没有足够的力量,是很难带领族人在蛮荒中生存的。可惜,我们有盐部只有这一颗异树,而且,每九年才能结出一颗异果来,你想短时间把力量提升到可以对付那些猛兽的程度,那是不可能的。”

    啊!

    赵昊忍不住惊奇道:“阿母,这异果不是能使人力量暴增吗?难道,吃下了异果连猛兽都对付不了?”

    阿母认真的看了他一眼,这才郑重的道:“本来,这异果的秘密是不能与外人说的,既然你受到了神灵的眷顾,告诉你也无妨。这异果可不是吃一颗就能使人力量暴增到能对付猛兽的程度,一颗异果,最多能使人的力量暴增一倍。也就是说,异果也是要看人来的,你没有服食用异果之前的力道也很重要,比如,没有服食异果之前,你如果能扛得起四百斤的巨石,吃了异果之后,就能提得起八百斤的巨石,而一般猛兽力量都在千斤以上,你就算有八百斤的力道,恐怕也对付不了啊。”

    原来是这样,服食异果的效果还跟人本身的身体素质有关啊!

    四百斤?

    阿母这是高看他了,他这副身板,顶多也就三百斤左右的力道。

    赵昊恍然道:“阿母,你是服食了几颗异果才有如此神力的吧?”

    阿母缓缓点头道:“是啊,我十六岁开始服食异果,总共服食了三颗,原本,我的力量也就五百斤左右,现在差不多已经有两千斤了,可惜,我还没坚持到阿云服食第二颗异果就不行了,唉,我这一去,你们可怎么办啊!”

    三颗才增长了三倍?

    看样子,这异果是按人本身的体质来的,一颗异果也就能使人增长原本一倍的力量,而不是无限翻倍下去。

    要是异果能使人力量无限翻倍,那就恐怖了,一颗两倍,两颗四倍,三颗就是八倍,四颗就是十六倍,五颗就是三十二倍,吃上个十来颗,那岂不是拥有数十万斤的巨力!

    这种事情,可能吗?

    很显然,不可能,要真有这么恐怖的存在,恐怕一拳下去,一座山都能被他给打崩了,一个人,灭数十万人都不成问题。

    这种人,在史料记载中根本就没有。

    史料记载中倒是有些力量大的吓人的猛人,比如蚩尤,比如项羽,又比如李元霸,这些人力量大致也就在千斤到数千斤之间,根本就没有几十万斤的巨力。

    至此,赵昊总算是明白了异果并没有他想象中的神奇。

    不过,这并不是重点,重点是,阿母貌似对他服食一颗异果之后的实力没信心啊!

    这样可不行,到嘴的异果可不能让它给飞了。

    他连忙装出神叨叨的样子,信心满满的道:“阿母,这个你倒不用担心,神灵教导的方法并不是纯靠蛮力取胜,只要我能力量倍增,别说是击杀猛兽了,击杀异兽都有可能!”

    击杀异兽!

    这怎么可能?

    阿母有些难以置信道:“你知道异兽的力量有多强吗?就算是最普通的异兽,力量恐怕也在五千斤以上,你就几百斤的力量,怎么击杀异兽?”

    这个,怎么解释呢?

    赵昊还真有办法击杀异兽,就算他没有吃异果,力量没有暴增,他也有办法。

    因为他会布置陷阱啊!

    他荒野求生主播可不是白当的,捕兽陷阱,他可是专门研究过的,不说多了,十余种陷阱他还是会的,他还就不信了,没有一款能对付得了异兽。

    不过,这个解释起来就有点麻烦了,很多陷阱,他不亲自示范一下,根本就解释不清楚。

    他想了想,干脆又往神灵身上一推,神叨叨的道:“这个,神灵的教导很多都只可意会不可言传,我也不知怎么解释,总之,阿母,你就放心吧,只要我能力量倍增,对付猛兽肯定不成问题。这不,我都没多大力量,而且伤都没完全好,不也把盘那样的高手给干掉了吗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下意识举起手中的钢刀晃了晃,以提醒阿母,盘真被他干掉了。

    阿母闻言,不由看了看他手中的“神兵”,又看了看他胸前的淤青,脸上终于露出了信服之色。

    她忍不住感叹道:“神灵果然无所不能,幸好有神灵眷顾,要不然,我们有盐部肯定是逃不过这一劫了。天,既然你这么有信心,我就把有盐部交给你,希望你能尽心竭力,带领族人在这莽莽蛮荒中生存下去。”

    呃!

    就这么简单?

    异果呢?

    还有,你好歹召集族人宣布一下禅让一事啊!

    赵昊憋了一阵,这才尴尬的道:“阿母,那异果什么时候成熟啊,不是我急着吃啊,主要现在我们有盐部危机重重,我早一天能增强实力,族人就能早一天脱离危险啊。”

    阿母闻言,颇有些担忧道:“这异果恐怕还得两三天才能成熟,我这伤,也不知道能不能坚持到异果成熟那一天,要不这样吧,我明天一早就教你辨识异果,要是我万一没有撑到异果成熟的那一刻,你也不至于异果都认不出来。”

    异果还需要辨识方法?

    这个赵昊还真没想到,不过,阿母这伤他倒是有信心治好,既然条件谈妥了,他自然不会让阿母这样难得的高手就这么白白的死了。

    他暗自想了想,这才假装缺乏信心道:“阿母,神灵也教了我治疗各种内伤外伤的方法,你这伤虽然有点重,我想,大概,也许,可能,还能治好吧。”

    阿母闻言,不由洒脱的笑道:“天,你就别安慰我了,我自己身上的伤自己还不清楚吗?我这伤,恐怕是神灵来了也救不了了!”

    你知道个屁!

    只要我全力出手,你这点小伤我还能治不好吗?

    你是没见过枪伤,那家伙,一枪下去可是一个大窟窿,比你这伤严重不知道多少倍。

    枪伤我都能治,刀伤又算得了什么!

    赵昊暗自在心里嘀咕了一阵,这才假装伤感道:“阿母,你就让我试试吧,不试过怎么知道行不行呢?”

    阿母见他这样子,不由满脸慈祥的鼓励道:“嗯,试试就试试吧,阿母又没说不让你试是吧?”

    赵昊看到阿母慈祥的样子,着实有点被感动了。

    他想了想,干脆转身道:“阿母,我哪里还有点治疗内伤的药,要不先拿来试试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已经跑出茅屋,跑的没影了。

    按他的计划,他是不可能一下就让阿母看到治愈的希望的,为了避免出现意外,至少,在异果到手之前,他是不会让阿母看到治愈的希望的。

    不过,在此之前,让阿母缓解一下痛苦他还是能做到的。

    他拿来的还是土茵陈、九里香和大黄,这三味草药是不可能治好阿母的刀伤的,甚至就连炎症都消除不了,但是,这三味草药起码能稳住阿母的内伤,让她不至于在内伤和外伤的夹击之下一不小心给挂了。

    这三味草药的使用他已经驾轻就熟,忙活了不到一个小时,阿母的伤口周围便已经敷满了土茵陈,九里香和大黄合成的药汤也已经熬好让阿母服下去了。

    阿母服下药汤之后,果然感觉好多了,以致她又忍不住赞叹起神灵来。

    好吧,其实,这就是九里香的麻醉作用而已,阿母这么严重的伤,再好的草药,也不可能这么快就有明显的治愈效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