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一中文网 > 历史小说 > 一不小心来到远古怎么办 > 007 母系与父系
    这一夜,丛林中显得格外的阴冷,阿云和阿月就算搂在一起,也忍不住瑟瑟发抖,她们怕啊!

    她们可没杀过人,甚至,她们都没见过杀人的场面。

    这个天,竟然当着她们的面把薛蛮部的盘给杀了,而且还拿着神兵,隐入丛林,把薛蛮部其他人全杀了,她们能不怕嘛!

    她们甚至大气都不敢喘一下,生怕惹恼了前面的杀神。

    至于赵昊,也没吭气,因为他在思考问题。

    他刚干掉公子胜的时候,曾经仔细检查了一下其身上的衣服,他发现,那衣服的料子竟然是纯棉布,虽然,那做工还是有点粗糙,但是,很明显,是纯棉的!

    纯棉的布料和锋利无比的钢刀,好像都不应该出现在远古时期啊。

   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?

    还有,接下来,他还想把异果忽悠到手呢。

    如果阿母不同意,怎么办呢?

    三人就这么不声不响的在夜色中前行着,不久便来到了阿母的茅屋里。

    阿母是个四十多岁的老妇人,她眉宇间依稀还能看出一点跟阿云差不多的神韵,这足以证明,她年轻的时候也是个难得的大美女。

    为什么四十多岁就称为老妇人呢,赵昊是不是搞错了?

    这点,赵昊倒是没搞错,因为在天的记忆里,这年头,四十多岁已经是高寿了,很多人都活不到四十岁就挂了!

    其实,在古代,人的寿命普遍都不长,到了唐宋时期,人的平均寿命也才四十多岁,能活到七老八十的,那都是极少数的特例。

    远古时期,人类生存极为艰难,平均寿命恐怕都不到四十,所以说,阿母这四十多岁的年纪足以称为老妇人了。

    而且,她的外貌也不再年轻,她的头发甚至都开始发白了。

    这会儿,阿母貌似已经睡下了。

    不过,就算是在睡梦中,她依旧在无意识的呻吟着,她腹部偏上的位置有一道恐怖的刀伤,那伤口处明显都已经感染发炎了。

    赵昊借着屋里微弱的火光大致看了看阿母的伤口,忍不住摇头叹息一声。

    这会儿的人可真没常识啊,这么大的伤口,好歹想个办法缝合一下啊。

    这个样子任其外翻,就算治好了,那也是个恐怖的刀疤啊。

    阿云见天摇头,还以为阿母没救了呢,她顿时吓得双目流泪,哽咽道:“天,求求你,想办法救救阿母吧。”

    这个,有点难度。

    不过,难度应该不是很大,因为这年头的草药很神奇,那药效简直好的吓人,像他这么重的内伤,竟然两天时间就没有大碍了,阿母这伤,估计最多也就是个十天半个月的事情。

    当然,赵昊不会这么说。

    他假装皱了皱眉头,随即叹息道:“阿云,你放心,我会尽力的,至于能不能成,那就要看天意了,你先把阿母唤醒吧。”

    他这明显是骗人的,能不能成,不需要看天意,而是看他天的意思。

    他如果全力施为,绝对能救活阿母。

    但是,阿母如果不同意把有盐部的异果给他用,那就不好说了。

    阿云闻言,眼泪流的更凶了,不过,她还是按赵昊的意思,走到阿母跟前,蹲下身去,带着哽咽,轻声唤道:“阿母,阿母。”

    她唤了一阵,阿母终于停止呻吟,微微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这会儿阿母的确快不行了,她只感觉浑身酸痛,头昏脑涨,连意识都有点模糊了。

    不过,她一看到阿云满脸泪痕的样子,还是吃力的抬起右手,轻抚着阿云的脸颊,慈爱道:“阿云,怎么了,怎么又哭了?别怕,阿母没事的,过几天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唉,母爱,真的太伟大了,阿母都这样了,竟然还在心疼阿云,安慰阿云。

    这或许就是远古时期形成母系氏族的原因吧,因为人类面对艰难的生存环境时,最重要的就是团结友爱,而伟大而无私的母爱正是引领人类团结友爱的关键。

    但是,当人类部落发展到一定的程度,开始为了有限的资源相互争夺的时候,母爱的作用就显得不是那么明显了。

    敌对部落可不会因为你母爱泛滥就偃旗息鼓,该抢的,他们还是会抢,该杀的,他们还是会杀!

    这个时候,就需要英勇而又坚毅的男人站出来,引领部族,面对这弱肉强食的世界了。

    这或许就是母系氏族被父系氏族取代的根本原因吧。

    赵昊心中暗自感慨了一番,这才干咳道:“阿云,你先别哭,来,让我看看阿母到底怎么样了。”

    阿云闻言,连忙闪到一边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阿母才发现,屋里原来还有其他人。

    她颇为惊讶道:“天,你怎么来了?你不是被那个盘给打伤了吗?”

    赵昊连忙凑上前去,蹲下身来,轻轻探了探阿母的额头,这才假假意思关切道:“阿母,我没事,你感觉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阿母闻言,不由看了看一旁的阿云,这才勉强挤出一丝微笑,虚弱的道:“我还好,没什么大碍。”

    你还好?

    这可不好,骗人是不对的。

    赵昊抬起手来,小心的按了按阿母伤口周围红肿的部分,随即郑重的问道:“阿母,这些地方感觉如何,疼不疼?”

    阿母有些莫名其妙的道:“不疼,好像都麻了。”

    这次,她倒不是骗人的,她伤口周围的神经都坏死了,自然感觉不到疼痛。

    不过,她却有点搞不明白,这平时有些憨憨的阿天怎么会突然跑来一本正经的探查她的伤势。

    赵昊假假意思叹息了一声,又偷偷看了一眼阿云,这才假装为难道:“阿云,要不你先跟阿月去看看阿花吧,她这么久没看到阿月,怕是要担心了。“

    他这是想支开阿云和阿月,毕竟,这异果本是给阿云服食的,他现在是想忽悠阿母,抢食人家的异果,当着阿云的面忽悠,这事他还真有点干不出来。

    不过,这话说的,貌似有点勉强,阿花有什么要紧的,现在最重要的是治好阿母的伤。

    阿云闻言,也是愣了一愣,但是,他已然被赵昊的狠辣给吓出阴影了,对于他的话,她竟然有点不敢拒绝。

    她有些不舍的看了阿母一眼,竟然就这么转身招呼阿月,慢慢向外走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