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天中午,阿母茅屋前的空地上又燃起了篝火,黑石部和薛蛮部的人又聚到一起,准备吃食了。

    由于盘有神兵在手,根本不惧一般的野兽,所以,他们获取猎物还是比较容易的,每天,他们都是中午一顿,下午一顿,吃的满嘴流油。

    不过,生火烤肉和煮汤的活计他们可懒得做,一般都是由有盐部的女人来做的。

    这年头懂医理药性的都没几个,毒药这东西,知道的人更少,他们压根就没想过有人会在食物里下毒,所以,有盐部的人生火烤肉或煮汤的时候,他们基本不管,随便人家怎么弄。

    公子胜还想着这是拉拢有盐部族人的手段呢,他哪里想得到,这是个巨大的隐患。

    阿婶这几天都在给他们生火煮汤,自然更没人怀疑她,所以,她把大黄和巴豆堂而皇之丢肉汤里的时候,也没人察觉出异样来,所有人都只当她放的是什么调味的野菜呢。

    阿云的表现就有点怪异了,肉汤煮好之后她只是轻轻的抿了一口便推说不舒服,回屋去了。

    对此,黑石部的人和薛蛮部的人倒没觉得有什么不正常的,她的阿母都重伤将死了,没胃口那也是相当正常的。

    黑石部的阿月好歹还摇头叹息了一声,薛蛮部的公子盘等人却是一点反应都没有,直接胡吃海喝起来。

    大黄巴豆汤,那可是裤裆都能拉穿的强力泻药!

    薛蛮部和黑石部的人竟然大碗大碗的往肚子里灌,结果可想而知,这些人吃完没多久,便陆陆续续捂着肚子往附近的丛林里跑去。

    紧接着,丛林里便响起一阵噼里啪啦和稀里哗啦的声音。

    那家伙,简直就跟****加上电闪雷鸣一般,响个不停,久久不曾平息。

    这天下午,黑石部和薛蛮部的人都没去狩猎,大家都如同急着去投胎一般,一次又一次的捂着肚子跑进丛林里,以致整个有盐部四周都臭味弥漫,熏死个人。

    有盐部的人都莫名其妙的看着这一切,不知道这些人到底是怎么了,唯有阿云和天表现的有点不正常。

    阿云是时不时偷偷跟在盘后面张望一番,貌似在好奇他们为什么老往丛林里跑,天则是躲在附近的丛林里面,远远盯着阿月和其他人的身影,貌似在看热闹。

    这个黄昏,阿母茅屋前的篝火没有再燃起,因为黑石部和薛蛮部的人都在忙着打飙枪呢,根本就没时间去狩猎,更没心思聚餐。

    直到夜幕降临,黑石部和薛蛮部的人还在不停的来回狂奔,而阿云却如同昨晚一般,匆匆来到阿天的茅屋里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赵昊已经准备好两根胳膊粗的木棍在那里等着了,阿云一进来,他便迫不及待的问道:“怎么样,他们有没有拉到脱力?”

    阿云满脸惊奇道:“你给他们吃了什么,阿月姐都拉的有点走不动路了。”

    阿月踉踉跄跄的样子他也看到了,那小姑娘是不用担心了。

    赵昊又追问道:“那个盘呢,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阿云略带仇恨道:“那家伙估计也不行了,跑起来都有点东倒西歪了。”

    还跑的动?

    这家伙,还真厉害啊!

    赵昊想了想,随即估摸道:“要不,我们再等等吧,那家伙手里可有神兵,要是他突然暴起伤人,我们可能扛不住。”

    没想到,阿云却是摇头道:“不用再等了,他有神兵又怎么样,我们是去偷袭的,又不是正面跟他对敌,我就不信了,他背后还长着眼睛不成,你放心,我还没那么不堪,从后面偷袭一个拉肚子的人还是没问题的。”

    这个,好吧,估计拉一下午,再厉害的人也得手脚发软。

    赵昊点了点头,将一根木棍交阿云手里,随即拎起另一个木棍,淡淡的道:“盘在哪里拉你应该知道吧,走,我们先去收拾他。”

    阿云接过木棍,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,随即便转身往外摸去。

    这初秋的夜晚月色还是比较明亮的,丛林里虽然暗点,勉强还能模模糊糊看见人影,赵昊跟在阿云后面,小心的躲避着来回奔忙的男男女女,不一会儿便摸到了盘出恭之处。

    可惜,这会儿盘却不在。

    空气中还弥漫着浓郁而又新鲜的恶臭之味,很显然,这家伙是刚拉完回去了。

    阿云顿时就傻眼了。

    人不在,怎么办?

    赵昊却是不慌不忙的附到她耳边,指着旁边一颗差不多两人粗的巨树低声道:“我们躲那后面等他过来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便拉起阿云的手,悄摸摸的往巨树后面摸去。

    阿云倒没注意到手被人拉住了,这会儿她一门心思都只想着给那盘来一棍子,敲得这大坏蛋脑袋开花,给阿母报仇呢。

    很快,两人便摸到了巨树后面,为了防止被盘发现,两人几乎是前胸贴后背,紧紧的挤在一起,就如同连体婴儿一般。

    前面的阿云是没感觉到这样有什么不妥,后面的赵昊浑身燥热,面红耳赤。

    这小姑娘,好软啊!

    两人就这么紧紧贴在一起,屏息静气等了一阵,不远处终于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盘终于来了,一看他那猴急的模样就知道,他肯定是憋不住了。

    赵昊紧紧捏住阿云的手,示意她不要冲动,直到盘解开兽皮短裙,匆匆蹲下去,下面发出噼里啪啦的轰鸣声,他才松开手,用眼神示意阿云,上!

    阿云就如同一只迅捷的猎豹一般,嗖的一下从巨树后面冲出来,举起木棍,对着盘的后脑勺就是一下。

    “啪”,一声闷响,盘应声倒地,甚至连惨叫声都没来得及发出一声。

    赵昊见状,连忙冲上去,抽出早已准备好的藤条,将盘的双手反缚在身后,狠狠绑了十多圈。

    紧接着,他又在盘的腰上摸索了一阵,终于摸出一个长条形的东西。

    这应该就是所谓的神兵吧?

    他拿到眼前,仔细一看,顿时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看这东西的外形,很明显是一个刀鞘,而且,上面还刻有精美的花纹,完全就不像是这个时代的产物。

    他好奇的将里面的神兵抽出一截,细细一看,果然是一把明晃晃的钢刀!

    这就是所谓的神兵吗?

    他小心的将“神兵”完全抽出来,对着阿云手中的木棍轻轻一挥,“噗”一声轻响,木棍应声而断。

    卧槽,这刀好锋利,砍木棍简直就跟切豆腐一样!

    这年头怎么会有这么锋利的钢刀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