黄昏降临,日落西山,又到了生火煮食的时候。

    熊熊的篝火已然在阿母茅房前的空地上燃起,而整有盐部却没了昔日的欢声笑语。

    平常这个时候,部落里的人都会兴奋的走出简陋的茅草屋,围坐在篝火旁,满脸期待的等着阿母给他们分发猎来的肉食,就算分不到的,也会来凑下热闹,闻闻肉食的香味。

    但是,这会儿,篝火旁却只有二十来个人,而且,大多都是薛蛮部的入侵者。

    黑石部首领之女阿月坐在篝火旁,修长的双腿并的紧紧的,面带寒霜。

    她,很恼火。

    因为,对面那个叫公子胜的家伙老是有意无意的盯着她的双腿,那猥琐的目光,看着就让人恶心。

    如果黑石部有谁敢如此无礼,她早就冲上去把人打的鼻青脸肿了。

    奈何,这公子胜是薛蛮部大人物之子,她根本就惹不起!

    黑石部虽然有数千人口,但是,在庞大到恐怖的薛蛮部面前根本就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薛蛮部可是南蛮有数的大部,其实力根本就不是黑石部可以比拟的。

    面对这样恐怖的大部落,黑石部根本无从反抗,所以,她只能忍。

    这一次,她之所以带着薛蛮部的人来有盐部,那也是被逼的。

    要知道,数百年来,黑石部和有盐部一直和睦相处,根本就没起过什么冲突,她还经常带着陶碗和陶器来有盐部换取盐巴呢,她跟有盐阿母也是老熟人了,关系好的很。

    就是这个公子胜,竟然莫名其妙的逼着她阿父派她领路来有盐部征召青壮。

    这该死的家伙,简直就不是个东西,他跑过来之后,竟然下令,让手下的高手盘带着人搞突袭,见人就揍,甚至有盐阿母都被盘给打伤了。

    更为气人的是,他竟然赖这里不走了,就好像有盐部是他的地盘一样。

    他这哪里是想来有盐部征召青壮,他这分明是想抢夺有盐部即将成熟的异果甚至吞并有盐部!

    这一下,搞的她好像一个帮凶一样,她甚至都没脸面对有盐阿母了。

    阿月正坐那里生闷气呢,一个十八九岁的小姑娘满脸愁容的从阿母的茅屋走出来,一声不吭的坐到了她身边。

    这小姑娘就是有盐部的阿姐,也就是有盐阿母的女儿阿云了。

    阿云在有盐部的身份跟阿月在黑石部的身份差不多,而且,她年纪正好只比阿月小一点点,而且每次阿月过来有盐部的时候都会给她带点新奇的小东西,所以,两人的关系相当的好,平时的时候,她们只要见了面,那都是叽叽喳喳的,说个没完。

    不过,这会儿,阿母都伤成这样了,她实在没心思说话,甚至,连招呼她都不想打。

    阿月见她这副样子,忍不住问道:“有盐阿母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阿云那眼泪刷的一下就流出来了,她无助的看着阿月,哽咽道:“阿母的伤口都肿起来了,额头也烫的吓人,看样子,恐怕是不行了,阿月姐,求你想想办法,救救阿母吧。”

    我能有什么办法!

    阿月无奈的叹息道:“传闻中的巫医只有薛蛮部这样的大部才有,我们黑石部根本就没有,唉,我也没办法啊。”

    阿云闻言,不由抬头看向对面的公子盘,那眼神中明显带着仇恨。

    这公子胜就是个大坏蛋,阿母就是他命人打伤的,他还命人打伤了有盐部很多人,求他?

    她恨不得拿根棍子把这个大坏蛋敲死才好!

    公子胜看着美女阿云投来的目光,不但没有丝毫羞愧之意,脸上竟然还露出猥琐的笑容。

    嘿嘿,小姑娘,你等着,等我吃下异果,然后再带着盘去猎杀几头异兽,力量暴增,能压住你了,就把你给收了!

    还有你,阿月,等我吞并了附近的小部落,实力强大了,黑石部就是我的了,你也是我的!

    他猥琐的目光不住在两个美女身上穿梭着,那脸上不由露出志得意满之色。

    其实,他是个屁的公子。

    他就是薛蛮部西翼万户侯图猛数十个儿子中的一个,而且,还是庶子,根本就不能称之为公子,甚至,部落的异果和猎杀的异兽都没他的份。

    不过,他并不是那种自甘平庸的人,所以,他想尽办法拉拢了薛蛮部有名的高手盘,并讨了个征召青壮的差事,来到黑石部这边图谋另起炉灶。

    他的目标就是吞并黑石部和附近所有小部落,然后,把所有异果全吞了,把所有不听话的人全杀了!

    这样,他就能过上逍遥自在的生活了,甚至,比他爹还要逍遥。

    现在看来,他的计划进行的很顺利,至少,这有盐部已经被他给拿下了,而且,他还将吞下有盐部的异果,踏出成为高手的第一步。

    正当他志得意满的时候,烤肉和肉汤都已经做好了,一个名为狼的有盐部青壮飞快的掰下一跳羊腿,满脸笑意的走过来,献媚道:“公子,请用。”

    嗯,小子,不错,以后,有盐部的青壮就交给你统领了。

    他得意洋洋的接过羊腿,大口大口的享用起来。

    这时,阿婶也趁机盛了碗肉汤,走到阿云跟前,吞吞吐吐道:“阿云,天请你晚上过去一趟,他说有很重要的事情跟你说。”

    什吗?

    天叫我晚上过去!

    阿云的脸上明显露出不悦之色,她一个姑娘家,晚上去人家屋里,那代表着什么她很清楚。

    这个天,不是受了重伤吗,怎么还想打我主意?

    天是谁,她当然知道,她也知道,部落里的青壮差不多都在打她主意。

    她可不是那种随随便便就找个男人过的普通女子,她还要为部落的前途着想呢,她要找的,必须是部落里最为强壮同时也是最会打猎的男人。

    这点,阿母都叮嘱她不止一次了。

    天就是个憨头憨脑的家伙,别说打猎了,就算是分解猎物都不会,这种男人,她压根就没考虑过!

    她下意识摇头道:“阿母都伤成这样了,我哪里有空去他那里。”

    阿婶闻言,连忙凑到阿云耳朵跟前低声道:“你知道的,天也受伤了,而且伤的很重,昨天他还躺地上直哼哼呢,今天就可以出去采摘野菜了。”

    这话,是天教她说的,她也不清楚,说这话有什么用。

    阿云闻言,却是眼前一亮。

    天的伤,她当然听说过,那傻子,别人都在躲呢,他却傻乎乎的冲上去,直接被盘当胸一拳打的喷血倒飞,按理来说应该是活不成了。

    没想到,他竟然还能爬起来去采摘野菜,真的假的?

    如果真是这样,那就证明,他的伤势神奇的好转了。

    这点才是阿云最关心的,因为阿母的伤势也很严重,眼看着就要不行了。

    如果,阿母也能如同天一样神奇的康复,那就好了。

    所以,这个天,一定要去见上一见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她缓缓的点头道:“好,你让他等着,晚上我过去。”

    赵昊听到阿婶带来的消息,心里莫名一阵激动,倒不是他对阿云有什么想法,主要,天原来对阿云就有强烈的想法,他这等于是身体的条件反射。

    要知道,阿云可是整个有盐部落最美的女孩子,她的美超出有盐部其他任何女人不知道多少倍,她的美简直超凡脱俗,像天这样的毛头小伙子不心动才怪。

    太阳才刚刚落山,落日的余晖还未完全退去,阿云便迫不及待的向天的茅屋走去,因为她很想弄清楚,天到底是怎么康复的。

    这会儿赵昊正在茅屋里专心致志的打太极呢。

    不过,他打这个太极并不是传说中天下无敌的武功,他就是想让淤积的血脉加速通畅而已,而太极拳正好适合他现在的状态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他打的太极光有个架子,说白了就跟广播体操差不多。

    阿云可不知道什么是太极,更不知道什么是广播体操,她跑进茅屋一看,顿时惊的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这天,竟然真的能爬起来了,而且,还在屋里活蹦乱跳的!

    她忍不住惊奇道:“天,你真的好了!”

    赵昊闻言,只想翻白眼,他当然看见阿云进来了,这阿云果然也如同他印象中一般,长的十分出众。

    或许是因为遗传的原因,或许是因为异果的影响,总之,这阿云的长相根本就不像一个远古部落的女人,倒像是个灵气飘飘的仙女。

    问题,他不是找人家来幽会的,这阿云长的再漂亮,跟他也没多大关系,他正好还有几个动作没做完,所以,阿云进来的时候,他并没有吭气。

    他是想打完这套太极再说,却不曾想,阿云竟然这么猴急。

    好吧,这么个大美女晾在一边不理不睬着实有点说不过去,他无奈的停下手中的动作,点头道:“是啊,好的差不多了,现在,我胸口已经不怎么疼了,相信再过两天瘀血就会完全化开。”

    阿云闻言,不由冲上来,激动的摸着他淤青的地方,兴奋的问道:“你是怎么好起来的,你能让阿母也好起来吗?”

    这!

    赵昊被她摸的尴尬不已,我光着膀子的好不好,你别乱摸啊!

    不过,还好,阿云并没有光着膀子,她跟部落里其他女人不一样,她身上还穿着兽皮坎肩呢,裹的还是比较严实的。

    要不然,他还真怕自己把持不住。

    赵昊忍住冲动,尴尬的道:“阿母的伤我有办法治,不过,我们得先解决薛蛮部的人再说。”

    阿云有些不解的问道:“先解决薛蛮部的人?怎么解决?为什么不先救阿母呢?”

    我晕,这小姑娘好像什么都不懂啊!

    赵昊无奈的解释道:“你想啊,如果不解决薛蛮部的人,他们能让我们把阿母治好吗?”

    薛蛮部那个公子胜就是个大坏蛋,他肯定不想让阿母好起来。

    不过,薛蛮部的人可不好对付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阿云有些后怕道:“薛蛮部的人怎么解决?那个盘可厉害了,而且,他还有神兵,阿母都打不过他,我们又怎么打的过他?”

    赵昊郑重的道:“这就是我找你来的原因,薛蛮部有几个高手你知道吗?”

    阿云莫名其妙的问道:“高手?什么高手?”

    赵昊无奈的解释道:“就是跟阿母和你一样,力气大的吓人的那种。”

    阿云恍然道:“你说的是这个啊,要说力气比我大的,也就阿月姐和那个盘了,其他人都跟你差不多。”

    异果是如此的稀少,异兽又如此的可怕,赵昊估计,能吃到异果或异兽,力气暴增的人肯定不多,现在看来,果然如此。

    两个高手的话,倒是比较好对付。

    赵昊又问道:“阿月?就是黑石部那个阿月吗?”

    阿云天真的道:“对啊,就是黑石部的阿月姐。”

    赵昊点了点头,随即细细叮嘱道:“我这里有一种药,能让他们腹泻不止,全身脱力,到时候,你如此这般......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