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一中文网 > 历史小说 > 这不是我熟悉的大唐 > 第561章 学字
    “好,听你的!不过你和白雅一定要好好学,可不能让本驸马失望。”

    “嗯,倩儿知道,白雅妹妹也知道。”

    陈方离了厨房,那里倩儿看了看鼎玉。

    “鼎玉姐姐,为何驸马爷?”

    “师父不想你们做一辈子侍女。”

    “可倩儿愿意伺候驸马爷一辈子,一直给驸马爷做侍女。”

    “傻妹妹,你现在年轻,等年纪大一些了,还能一直留在这里,留在他身边做侍女?”

    倩儿泯了嘴巴,有一丝淡淡伤感袭上心头,等年岁长些,驸马爷确实就不让自己伺候了,长安那些公子少爷不都喜欢年轻的,年纪长些的,谁要?

    “好好学着认字,师父说了,不想让你们做一辈子侍女,要多想想以后,等以后学有所成,你也能像桃红银叶那般掌着坊中管理,甚至如孟菲那般,直接掌着敦煌一座分坊。”

    “倩儿不想和孟菲姐姐一般,那样距离驸马爷太远了,长安和敦煌,骑马都要好些日子。”

    鼎玉没好气瞪了倩儿一眼,拍了拍丫头脸颊。

    “手中掌着一座分坊,有什么不好么,坊中一切大小事情都是你说了算,还能为师父分忧。”

    “可倩儿舍不得离开驸马爷!”

    “你年纪大了,人老珠黄了,被赶出工坊好,还是帮着师父掌着一处分坊好?”

    倩儿抿着嘴,轻轻咬着唇间贝齿。

    鼎玉看她,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放心,师父人心好,不会赶你们离开,不过你们若是真心想帮着师父分忧,就多学一些东西,师父不缺人伺候,可是缺能用的人。”

    倩儿不说话,看着鼎玉。

    鼎玉看了看她,轻轻揉了一下倩儿肩膀。

    “妹妹,这一次师父让孟菲去敦煌开设敦煌分坊,你想没想过,如果以后分坊继续开,比如开到幽州,开到益州,开到荆州这些地方,谁去管理?”

    “不是朝中有那么多官员么?”

    “师父不会让朝廷的人插手分坊事物的,所有的分坊,必须是师父的心腹之人掌管。”

    “那子午岭分坊不就是朝廷的人,那里的官吏可都是朝廷官员之后。”

    “子午岭分坊特殊,那里只生产水泥,而且距离总坊很近,子午岭分坊无论出了任何事,师父都能第一时间掌控。就算如此,子午岭分坊也有原来油坊的禁军兵士看着,那些可都是师父心腹,就是以防万一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开设到别处的分坊却不同,这些分坊远离长安,而且制造的东西和总坊也差不多少,可能会印书,制皂,做衣,以后总坊做的东西这些分坊都可能做。倩儿,你说若是这些分坊不安排师父信得过的心腹之人管着,师父会放心。”

    鼎玉说着,看着倩儿神色有些暗淡,轻轻拍打着她的肩膀。

    “姐姐也知道,你心里就只有师父,想伺候着他,陪着他。可是你想想,若是你能帮到他,不更好。”

    “倩儿也想帮驸马爷,可是还是舍不得离开他身边。”

    “傻丫头,就算以后你真的去了别处的分坊,也不是见不到他,师父的心思在唐工坊,以后也会去各处分坊的。而且你在别处做的好,说不得将你调回总坊呢!”

    “好好学,做侍女你只能伺候着驸马,可是真的学到些本领,却真能帮到他。师父平日不说,但是跟在他身边,姐姐能感觉到他真的需要帮手。”

    “嗯,倩儿一定会好好学,到时候能帮到驸马爷的。”

    鼎玉手按着倩儿的肩膀,用力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暮色起时,陈方坐在院中,面前都是一干院中侍女,其实就是高安的五个侍女,婉清,碧柔,晴儿,雪儿,冰儿五个。

    “我去了汤泉宫一月,你们在坊中随着杨炯学书习字,应该都学的不错,今天本驸马就考考你们功课,看到面前的纸了没有,在上面写出自己的名字。”

    陈方指了一下,五个侍女都露出了难看的脸色。写自己名字,不会写啊!

    看了看这五个侍女,陈方忽然想恶作剧一把。

    “哦,都愣着做什么,写!”

    “驸马爷,婉清不会写!”

    “你们四个呢?”

    剩下四个侍女都使劲摇头,一个个拨浪鼓似的。

    “学了一月,都不会写自己名字,那好,明日我再考你们,不会写自己名字的,晚上陪寝。”

    那五个侍女听了这话,一个个脑门冷汗都出来了,上一次五个人和鼎玉一起伺候了驸马爷一次,这五个侍女都留下心理阴影了。

    此时听了陪寝这两个字,五个侍女腿都开始抖了,上次的经历此时还历历在目,几日走路都走不好,她们可不想伺候驸马爷,驸马爷太厉害了。

    陈方挥了挥手,让她们散了。第二日果真继续考这五个侍女,这一次五个人竟然全部能端端正正写出了自己名字,竟然都是对的,没有错字。

    这是多么不想陪自己睡觉,妹的,要是桃红那几个,估计要抢着陪寝了。

    看来吃了合乐丹,真将这几个丫头吓的不轻。这弯了,怎么掰直啊!

    这几日陈方的日子清闲,每日就是陪武媚娘,陪自己两位老婆,然后练刀,然后想方设法逼着高安的五个侍女学着写字。

    坊中的水泥路已经开始修建,将作监的人全力赶工,陈方自然放心。

    这几天杨炯倒是彻底囧了,以前那五个侍女怎么说都不好好学,可这几天五个人拼命的想学东西,杨炯教她们时,她们都认真听,让她们练,她们也认真练,以前如何也学不会的字,这几日一下子学了好多。

    驸马爷回了工坊,这五个侍女立马就变了心性。以前嚼着笔头,嚼烂了都学不来一个字,现在学字都学的顺溜。

    今天,杨炯教了这五个侍女一首诗,很简单的一首汉代乐府诗,《彩莲歌》。

    这首诗有些特别,极为好记。

    晚上陈方照例考五个侍女,晴儿将诗背错了,陈方看了看她。

    “一会你们四个回去,晴儿留下。”

    晴儿一下子吓的瘫坐地上,陈方看了看她脸色吓的煞白,至于么,别人求着伺候自己,自己让她伺候,吓成这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