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一中文网 > 玄幻小说 > 灵契之主 > 第四百一十七章 人心如毒
    今日的战斗很精彩,第一场山崩,第二场诈谋,第三场石柱压制雪崩,只有夏萧所在的第四场没闹出什么大动静。他的契约兽气势是强,可只有祸斗和自己出手,因为炸了半座山的熔浆和火焰极为常有,所以算不上是大场面。可明日,不会这么简单!

    夏萧已做好十足的准备,他的准备是站上那座雪山,其余的事,便看对手施展怎样的招数。对方施展的招式越狠,他应对的手段越强。正好,他有领悟的新招式藏在心里,如果明日值得自己用出,便是真正的天翻地覆。

    联盟这边极不安宁,今日出战的人一死三伤,令人气愤。五位首领聚在一起,商量的,也不再是明日的战斗。夏萧的实力他们大概清楚,能轻松打败罗晶和石永康中的任何一人,听说他要挑战两人,就算输给第二人,学院也还有三人。这场战斗,他们必输无疑。可当前的愤怒之心令他们不想就此罢休,还想做些什么,甚至想报复一下学院。可用毒这个方式,并不稳妥,因此他们没有同意。

    夫盈子被伤,老谷主的脸色差得吓人,恨不得将学院的人吃掉。他见其他四人没有准确表态,冷声道:

    “诸位若甘愿自家弟子受此耻辱,便随意你们便,反正我要下毒,我药王谷什么都缺,就是不缺无色无味的毒药。等他们中毒后,虽说表面无事,可今后必将受到影响。”

    现在这个时候,谁心里都有气,但都有所收敛,不敢直接表明自己的意见。这显然是条贼船,上去就难下来。真正敢第一个表态的是塔主,她语气清冷,如一俏冷女子,在厌恶之事前毫不保留自己的意见,甚至毫不收敛自己的不看好和蔑视。

    “即便没有大势力之名,也应自重。将毒用在明面上是作战方式,可暗自下毒,便是下三滥的做法,望各位好自为之。”

    任殿主想要挽留,说:

    “只是商议一下,不必动气。”

    塔主礼也未行,便转身离开,走得坚决。看着她远去的背影,任殿主暗自摇头。

    “恐怕她再也不会回来。”

    老一批的五大势力,不会再有数千年前的凝聚力,更拧不成一股绳。可即便塔主离开,夫谷主还未放弃,他看着三人,一本正经的道:

    “诸位,学院欺人太甚,此次我们本就只有赢这一条出路。若输,便是牺牲自己为他们涨了名声,这样可不行!我先前也软弱,可我的女儿,殿主你的爱徒,岭主你的亲传弟子,哪一个不是受尽耻辱?就算我们下毒,落得个小人之名又如何?我们现在连弟子都无法保护,今后还有什么脸面收徒?而且明日一战后,我们收到的徒恐怕会更少,那我们还需要这张老脸做什么?当务之急,是留住身边的人,而不是瞻前顾后。”

    夫谷主迫切想下毒,可自己一人,又怕令学院动怒,葬送药王谷。所以只能劝导三人,将他们和自己绑在一起。那样就算被灭,也算有个伴。做好事有功劳时,人的本性是独占,谁都不会嫌弃自己功劳多或者金银多。可在做坏事前,谁都需要拉上几个同伙,这便是人的恶!

    “磨磨唧唧,我先表个态!”

    看任殿主和洪帮主一声不吱,袁岭主率先起身,壮硕的身材无比魁梧。他面孔严肃,令夫谷主注目期待。

    “这口气反正我咽不下,我先问你,你的毒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大荒第一奇毒——含情损。”

    “作用?”

    “此毒无味无色,可溶于水,只要将它放进水里,等他们服下,毒性就会扩散全身。此毒妙在元气感应不到,纯属自然提取。服下后,只要动情,毒素便会根据体内分泌出的东西往大脑移动,随后阻碍神经,令其成为含吐不清的废物,修行也会严重受阻。而且这种毒只要一服用,并影响脑部后,即便是天王老子来,也无法令其恢复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夸张?”

    袁岭主有些不看好,什么往脑子移,有那么邪乎的事?还什么天王老子来了也没用,那能凭这个毒将尊境参天的人打倒?真是笑话!他虽说也想做些事,发泄自身的怒火,可不会盲目直接做决定。

    “不夸张,确实管用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?若毒药不管用,岂不是徒劳?”

    夫谷主在众人面前向来都是和善的态度,此时思索半天,也沉默犹豫许久,才抬头望天,发出一声极为无奈的叹息。这件事,他本想将其藏在内心深处,不再提起,可没想到今天既会这样。

    “上一任谷主,便死在我这毒下,他死,我才继承了谷主之位!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众人眉间皆有浓郁的诧异和怒气,这种事,真是大逆不道。

    “你弑师?”

    二字囊括了夫谷主的一切罪行,可他最终点了点头,算是承认,他确实弑了自己的师父,抢走了师兄的谷主位。可事情已过数十年,他本以为真相只有自己一个人知道,可没想今日告白于此。但此时,药王谷的命运已和联盟一样走到了悬崖边,今后无论如何,都不再重要。走到这一步,也属情非得已,可眼前事,必须下手!而杀死老谷主一事,足以证明这个毒的厉害。

    “这种药,乃我亲手从自然中提取,分量极少,乃大荒第一份也是最后一份。事后,我也尝试过很多遍,想再制造一些。可天时不对,地利难寻,总有那么一份力量阻拦着我,现在所剩更少,但足够那几个小子没命!”

    “给谁下?”

    “天命!夏萧!凤璐!隆随宏!”

    袁岭主从知道夫谷主弑师后,便不再发声,只是沉默。毒药确定很强,可自己是否要加入进去?若是成功,他也算心中高兴,若是失败,今后便难以抬起头,甚至会受到学院的沉重打击。

    只要稍动脑子,理性一些,便知不可下毒。可不是所有时候都能保持理性,袁岭主现在最大的理性便是沉默,可任殿主问给谁下,等于他想加入进去。这令袁岭主看向他,等着他做决定。

    任殿主知道他们的心思,只有自己敢动手,他们才敢真的实施这个计划,可毒药是强,上一任谷主的实力也有尊境参天之能。可学院那边的神医,在问道境界,两者间还是有差距的。因此,他未立即表态,需要时间思考一下。

    “各位。”

    洪帮主轻声一句呼唤,引得所有人注意。只见,这位丐帮帮主面露难色,看向众人的眼神有些飘忽。

    “此次行动,我便不参与了,我丐帮的资本,实在不允许我做这种事。”

    在众人都准备做同一件事时,一个人表示不做,便是极为强烈的不合群。下一次,或许他们做别的事,也不会找他。这种事体现在普通人中,也体现在名门大势力里。洪帮主也犹豫了很久,可他真的不敢打肿脸充胖子,丐帮现在的底子太过薄弱,这般卖弄不起!

    “希望各位谅解,丐帮本就要消失,实在禁不住这么大的冒险。”

    洪帮主行了一礼,准备离开,却被夫谷主叫住。

    “我们朋友一场,药王谷更是帮了丐帮无数次,从未请求过你什么,现在不能与我站在同一战线?”

    洪帮主面色为难,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,这该如何是好?可在他期期艾艾,难以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时,袁岭主拍椅而起。

    “这种事我也不做,我宁愿气到睡不着,也不想提心吊胆。况且我先前已表过态,只要怪人岭的弟子输,我便不找麻烦,我不会出尔反尔!”

    袁岭主欲走,夫谷主连忙看向任殿主,目光祈求,希望他说句话。现在只有任殿主能将他们聚集在一起。可任殿主摇头,轻声道:

    “此次比试,是我们技不如人,自讨羞耻,不要再做别的事了,免得闹笑话。”

    他们终究还是大势力的首领,理性终将战胜感性,见任殿主表态,夫谷主心慌后心安,也像一种无奈。不过他没有立即离开,而是大声道:

    “诸位,我也罢手,可老夫有一个不情之请,还请诸位帮忙。”

    “请讲。”

    只要不是下毒那种难以启齿的事,他们都能答应。

    夫谷主用锋利的手指划破自己的脸皮,但没有鲜血冒出,倒像拉开拉链一般,露出其中所藏的东西。

    深绿色蟾蜍般的脸皮后有着白色的荧光闪烁,他们聚集在夫谷主手中,他的脸色,也因此恢复正常。

    这一举动,令人诧异。他们都以为夫谷主是制毒太多,才会变成这般,他自己也这么说。可没想到,既然是因为用自己的脸皮藏毒。

    白色的荧光在干枯的手掌上成了粉末,被其倒进一个手指般的小瓶。夫谷主没了毒的脸极为沧桑惨白,这便是做了亏心事,不敢暴露的下场。可他此时将小瓶交给任殿主,令后者吃惊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干嘛?”

    “将其毁掉,否则我先前说出的话,会令我死无葬身之地。”

    任殿主皱着眉头将其接过,眼前矮小的夫谷主环视行礼,一个不落。

    “诸位,老谷主已死四十余年,还望保守住今日的秘密!”

    夫谷主行大礼,面色难看的厉害,可他面孔朝地时,神色中既有一些凶狠之意,不像知道自己已错,而是准备豁出命,再做些大名堂。这个只显露一瞬的坚决表情,比夫谷主上次露出时更凶。因为上一次他做出这个动作,是老谷主中毒身亡的时候。

    平日里不爱惹事的人,一举一动都具有迷惑性,洪帮主以为夫谷主知错就改,连忙来扶。这位老哥,帮了他实在太多,他也愧疚。可袁岭主叹息,双臂抱胸,暗自摇头时,任殿主捏拳,厚重的土行元气将这股波动不凡的毒药碾成比尘埃还小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塔主那边我去说,散了吧!”